31看書網 > 歷史軍事> 禍國妖妃悲離歌 >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楚天奕發病
返回書頁
選擇字號: 特大     
選擇背景顏色:

禍國妖妃悲離歌:正文 第五十九章 楚天奕發病

類別:歷史軍事    作者:七月執    書名:禍國妖妃悲離歌
聰明人一秒記住 31看書網 www.gwdaz.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.swxd.cc

    這大概是他這么大以來第一次這么近看到這個害死他母妃的罪人,真想報仇啊,可是他一無所有,怎么報仇呢?而且母妃說了

    寧皇后揮退了身邊的人,只留下一個大丫鬟。

    寧皇后淡淡道:“姚兒,把這杯茶賜給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那名叫姚兒的丫鬟把茶端了下來,楚天奕接過,反正那個女人又不是他那些皇兄皇弟們會放些臟東西進去,便一口喝了,淡淡問道:“不知母后召兒臣入宮所為何事?”

    寧皇后笑道:“無事,只是想著你一個人在宮外住了那么久,想問你過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楚天奕不解,卻是道:“勞母后掛記,尚且過得去。”雖然那些人總是變著法兒收拾他,可他早晚會離開的,如此倒是無所謂了。卻突然感覺身體很熱,他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寧皇后緩緩起身走了下來,扶住他的手臂道:“奕兒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天奕還有什么不明白的,憤怒道:“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對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寧皇后笑道:“奕兒也到了啟蒙的年紀了,你四皇弟和你一般大,一年前就已經知曉人事,母后看你可憐,就召你來風華宮啟蒙啟蒙了。”轉頭對姚兒道:“那幾個宮女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姚兒恭敬道:“準備好了,定會讓三皇子畢生難忘。”

    寧皇后滿意道:“那就好,扶著他,咱們進去吧。”說完便將楚天奕推給了姚兒,寧皇后自顧向偏殿走去。到了偏殿后,姚兒將楚天奕一把推倒在大床上,楚天奕悶哼一聲,只覺得渾身難受極了。

    宮女們向寧皇后行禮道:“參見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寧皇后威嚴道:“起來吧,好好伺候三皇子,若是三皇子日后還能有子嗣,本宮讓你們和他的子嗣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宮女行禮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寧皇后卻是坐了下來,宮女們面面相覷,這是?姚兒喝道:“還不趕緊!”

    宮女們只好開始動作,衣服才褪下,寧皇后卻是怒吼道:“你們都給本宮滾出去!”

    姚兒驚叫道:“娘娘!”娘娘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寧皇后威嚴道:“怎么?本宮的話也不聽了嗎?”

    姚兒只好帶著宮女們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寧皇后一臉陰沉走了出來,吩咐道:“去,偷偷把三皇子送回奕王府。”

    姚兒走進去時,只見三皇子臉上浮腫,身上青青紫紫全是掐痕,了無生氣,姚兒擔憂的心放了下來,還好娘娘只是虐打了三皇子一頓。

    回到奕王府后,楚天奕便大病了一場,如果不是他師傅經過,也許他早已經不在人世了。

    此時楚天奕眼中全是寧皇后猙獰的模樣:

    “楚天奕,本宮要你一輩子抬不起頭!”

    “你日后別想再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樣的人就該和你那短命的娘一樣!”

    “楚天奕,這樣的你真令人惡心!”

    楚天奕突然放開了姜離歌,捂著自己的頭打起滾來,呢喃道:“賤人,滾開,滾開,別碰我,別碰我”

    姜離歌發覺楚天奕不對勁,也顧不上生氣不生氣的事了,抱住他道:“阿奕阿奕,我是離歌啊,阿奕,我還沒算完賬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卻是像得了失心瘋,突然掙扎了起來:“別碰我,你們惡心,別碰我!”

    姜離歌將他壓在床上,按住他亂動的手腳,吼道:“楚天奕,你他娘的給本將軍看清楚,我不是那些人,我是姜離歌啊,你剛剛還騙了我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此時哪里聽得進她的話,只一味地掙扎,腦海中全是寧皇后、韶華長公主猙獰的面容。

    姜離歌無法,只好低頭輕輕吻著他,帶著疼惜和愛意,楚天奕漸漸安靜了下來,緊緊抱著她,動情回應著,姜離歌感受道他的情緒安撫下來后,這才抬起頭,看著他,男子眼中還有幾分迷蒙,全身是汗。姜離歌心中閃過憤怒:他們到底對他做了什么!

    楚天奕反應過來是姜離歌,緊緊把姜離歌抱住,痛苦道:“離歌,我不是故意騙你的,我也是沒有辦法,離歌,別離開我,我會瘋掉的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見他如此模樣,原本十分的怒意如今只剩一分,又怕再次刺激到他,只好安撫道:“好了,我不會離開你的,原諒你了。不過你這是什么病啊?”

    楚天奕聞言微微放了心,悶悶道:“這是一種驚悸證,已經好久沒發作了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挑眉:若是楚天奕自己都沒有完全治好自己,看來也是極為嚴重的。僅留下的一分怒氣現在只剩下疼惜。閉上眼睛,她現在還不想理他,若是輕易原諒他,日后再有這樣的事她該怎么辦。

    楚天奕摟著姜離歌,像是怕她跑掉了,那樣子滑稽極了,有些忐忑道:“離歌,我不是故意的,我怕你和那些人一樣,只是喜歡我這張臉”眼睛盯著女子,不敢錯過她每個表情。

    姜離歌在心里微微嘆了一口氣:自己選的愛情,跪著也要走完。翻身將男子壓在身下,狠狠吻著他的唇,宣泄著自己的不滿,最后睜開眼睛,無奈道:“楚天奕,本將軍算是徹底栽在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看著女子無奈的樣子,有些不確定道:“離歌,你真的不生氣了嗎?”

    姜離歌看著男子溢滿華光的眸,暗罵他這雙眼睛太過迷惑人了,面上卻是惡狠狠道:“楚天奕,你以后要是再騙我,我決不會心軟了!”

    楚天奕笑了,愉快道:“不會的,我現在沒有事瞞著離歌了,日后也絕不會欺騙離歌!”

    姜離歌翻身而下,枕著他看著瘦弱,實則充滿力量的胸膛,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,心里竟有一絲絲安定,姜離歌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,她以前最是厭惡別人的欺騙和背叛,如今卻是為了楚天奕沒了底線,暗自惱恨自己沒出息。又想到他一個不受寵的皇子在各種監視下辛辛苦苦建立起他的勢力,其中艱辛是她不敢想的,心里的郁結又少了些。姜離歌在心里微微嘆息:這個男人啊,明明說過她如果離開就會下藥把她綁在身邊,最好卻只是卑微地請求,大抵也是愛極了她,既然如此,原諒他這一回也無妨。

    楚天奕此時情緒徹底平靜了下來,溫柔道:“離歌,謝謝你!”

    姑娘半晌沒有動作,就在楚天奕以為姑娘不會說話時,姜離歌淡淡道:“你都以身相許了,還謝什么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剛才陰翳無比的心情一下陽光明媚起來,這個女子啊,明明不大的年紀,卻是清醒得很,好像永遠知道自己要什么,看似對什么都毫不在意,實則心細如發,心胸寬廣,她是個好將軍,也是一個好姑娘,還是一個好妻子,他楚天奕能夠遇到姜離歌的確是幸運極了。

    姜離歌自是不知男子心中萬般滋味,似平常聊天道:“阿奕,為什么楚天奕和寒夜是兩個不同的性格呢?明明都是你啊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伸手輕輕捋著她柔順美麗的長發,思考片刻后才道:“大抵是我把所有的好都給了寒夜,把所有的不好都給了楚天奕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微微詫異:還有這樣的操作?不解道:“你這是如何辦到的?這著實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認真道:“離歌,十三歲那年我遇到了師傅,師傅授我武藝,教我行醫,就在那時,我給了自己另一個身份,就是寒夜,原本是不必要的,只是當時我著實厭惡極了楚天奕這個身份,我寧愿做見不得人的寒夜,也不愿意活在那些人給的陰影里,后來慢慢就變成了兩個性格,若不是你的出現,我大抵永遠不會直面現在的自己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嘆道:“沒想到你一個皇子也能活得如此波折,倒是絲毫不亞于在沙場長大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笑道:“這皇宮里的人就沒有幾個活得簡單的。”接著又道:“這世上其實是有寒夜的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挑眉:“這怎么說?”

    楚天奕有些不確定道:“離歌,你會喜歡上他嗎?”

    姜離歌敲了一下他的額頭,笑道:“你是不是忘記了我當初和你在一起是為了報恩?說來,你對我也著實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還是有些不確定道:“那如果真正的寒夜救了你呢?如果是真正的寒夜對你好呢?你會不會喜歡上他?”

    姜離歌認真道:“會,我喜歡寒夜不就是寒夜對我好嗎?”

    楚天奕有些難過道:“那你以后會不會拋棄我?”

    姜離歌好笑道:“阿奕,對我好的是你,救了我的是你,你在糾結什么呢?在我心里,你就是寒夜啊,就算真正的寒夜出現在我面前,你依然是寒夜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終于不再鉆牛角尖,有些自責道:“離歌,我的性格著實太奇怪了些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笑道:“奇怪就奇怪吧,反正你就是你就夠了,我不嫌棄。”

    楚天奕似想起什么事,愧疚道:“離歌,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挑眉:這是又怎么了?好笑道:“不是都過去了嗎?怎么又繞回去了?”

    楚天奕忽然抱緊了她,悶悶道:“離歌,你還是找一個正夫吧。”

    姜離歌覺得愈發奇怪了,問道:“這是什么道理?我們已經成親了,既然寒夜是你自己,為什么還要分什么正夫側夫呢?”


31看書網 > 歷史軍事 > 禍國妖妃悲離歌 > 禍國妖妃悲離歌TXT下載 >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楚天奕發病
漢鄉 孑與2 最佳贅婿 鄉村小說 風流村醫 戰戀雪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4 文娛帝國 清道夫 荷包網辣文 姐姐的朋友 全球影帝 極拳暴君 攝政王的心尖妃
申明:禍國妖妃悲離歌最新章節,小說禍國妖妃悲離歌由網友發表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/荷包網/書包網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Copyright 31看書網(www.gwdaz.tw) All Rights Reserved.

2人麻将游戏 重庆时时老走势图360 上海时时票网 华东联销c515怎么中奖 华宇时时彩平台怎么样 赛车pk拾论坛 今日nba盘囗 北京pk走势 重庆时时号码查 双色球号码历史比较器 pt平台 广东南粤风采玩法 2014北京赛pk10 一分钟赛车稳赚规律 黑龙江福彩时时彩一定牛 pk10高手杀号法 今日足球竞猜推荐